首页>自由思想>随笔>摘要>在线阅读
关闭

布隆伯格公开信:我无法承担参选总统的风险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02日 10:48  出处/来源:彭博商业周刊官网

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导读

在美国历史上,民主、共和两党所提名的总统候选人都倾向于围绕中间路线打造自己的政纲。但这一传统可能即将被打破,极端势力正在抬头,除非我们出手阻拦,否则美国在海内外遭遇的问题会更加严重。

         共和党控制参众两院,我的参选到头来很可能是为特朗普和克鲁兹作嫁衣裳

       特朗普在选举中利用人们的偏见与恐惧,给美国社会造成的分裂与破坏是我所未曾见过的   

        今天,美国民众正面临着维护我们共同价值观与民族希望的严峻挑战。

在国内,民众收入止步不前,在海外,美国影响力日薄西山,这一切令美国人恼怒而沮丧。但环顾华府,除了相互指责和互为掣肘,我们的政府对此束手无策。

       更糟的是,正在角逐这场选战的候选人们,不是在努力拿出解决办法,而是为眼前的一切找人受过,他们允诺的是根本无法兑现的结果。他们非但没能阐述将如何打破桎梏华府的党派之争,反而令这种机能失调的状况进一步加重。

      在美国历史上,民主、共和两党所提名的总统候选人都倾向于围绕中间路线打造自己的政纲。但这一传统可能即将被打破,极端势力正在抬头,除非我们出手阻拦,否则美国在海内外遭遇的问题会更加严重。 

        毫不意外,许多美国人为此感到不安,这一点我感同身受。领跑的民主党候选人在抨击比尔·克林顿总统治下推动增长和机遇的那些政策:扩大国际贸易,扶持公费教育,削减预算赤字和发展金融服务。而共和党的领跑者抨击的则是罗纳德·里根总统时期给美国带来发展和机遇的主张:移民改革,税务改革,两党在预算问题上的合作。需要指出的是,他们两位都摒弃了意识形态的分歧,看准问题,迎难而上。在这两位总统的任上,我们的国家取得了长足发展。

       过去几个月来,许多同胞都敦促我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一些不喜欢现有候选人的民众对我说,哪怕是出于爱国主义情怀。这样的召唤让我为之动容,也让我不能不慎重考虑。随着选举要求时限的临近,我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到了。

      我的父母曾教育我回报的重要,而公职一直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段,在担任纽约市长12个年头过后,我清楚地知道竞选公职意味着怎样的个人牺牲。但若有助于我深爱的祖国,我会欣然让这一切重头来过。

     我一向直面挑战,眼下没有任何东西比结束华府的党派之争和让政府为美国民众,而非利益游说者和政 治捐款人,服务更加重要。迎接这一挑战需要新当选的领袖致力于解决问题、而非争取连任,这样的领导人需要有扶持小企业和创造就业的经验,需要知道如何平衡预算和管理大型机构,需要不受特殊利益羁绊,在任何重大关口都保持对公众的坦诚。一些民众认为我具备如此担当,这让我受宠若惊。

     但是当我看到竞选数据,即使参选也无法获胜的结果一目了然。我自信能够赢得多个州的选战,但这不足以赢得竞选总统所必需的270张选举团票。

      在一场三个人的竞赛中,任何一个候选人都很难赢得多数票,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总统的权力将从美国民众的手中落到国会山那里。事实在于,即便我赢得了最多的选票,拿下最多的选举团票,胜利最终也很难属于我,这是因为国会的大部分议员会将他们的选票投给本党的候选人,最终敲定总统人选的,将是国会山上忠于党派的议员,而非选举团票或美国民众。

      竞选走到这个地步,在共和党控制参众两院的情况下,我的参选到头来很可能是为特朗普和特德·克鲁兹作嫁衣裳。这样的风险,说良心话我是不能去承担的。

       我与特朗普相识多年,我们一向以礼相待,我甚至两次同意参加他的“学徒”节目。尽管如此,他在选举中利用人们的偏见与恐惧,给美国社会造成的分裂与破坏是我所未曾见过的。共和党的缔造者亚伯拉罕·林肯希望人们追求心中的天使,而特朗普激发的却是心底的恶魔。

       威胁将穆斯林挡在国门之外是对美国社会得以安身立命的两大核心价值观的直接侵犯:宗教容忍和政教分离。辱骂和威胁驱逐数以百万的墨西哥人、对于白人至上主义的视而不见,以贸易战威胁中国和日本的做法都是十分危险的错误之举。这些做法对内将造成族群的撕裂,对外将削弱我们的道德高地。其结果是长敌人的威风、威胁盟国的安全、置我们的子弟兵于更大的危险境地。

       参议员克鲁兹在移民问题上的立场或许没有特朗普那般夸张,但其极端本质如出一辙,他拒绝反对基于宗教立场禁止外国人入境的说法可能没有特朗普那般刺耳,但其分裂本质丝毫不差。

      我们不能通过背离我们的传统价值观来让美国更加强大,相反,恰恰是这些传统价值观使我们得以屹立于世界民族之巅。我深爱我的祖国,不愿为可能任何削弱民族团结、危害国家未来的候选人助力,有鉴于此,我决定不参加美利坚合众国总统职位的角逐。

      虽然如此,我绝不会对给我们国家前途造成威胁的党派极端主义保持沉默,我不会为任何候选人站台,但我会继续敦促所有选民抵制分裂,要求候选人为弥合分歧提出智慧、具体而现实的意见,去着手解决问题,还民众一个我们应得的诚实、干练的政府。

     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纳税或许是公民权所代表的全部意义。但他们中的许多人为了保卫国家而献出了生命。作为选民,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去挺身维护我们的原则和理念,正如林肯所说的,我们代表着这个星球上的“最后一丝美好愿望,” 我为此祈祷,希望自己说到做到。

Shelly

性别:

职称:编辑

学历:硕士

研究方向:国际法

工作单位:We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