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自由思想>时评>摘要>在线阅读
关闭

“一带一路”战略:过程比目标更重要?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17日 12:22  出处/来源:“国际安全与战略评论”微信公众号

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导读

对于“一带一路”战略而言,捧杀或贬低都不正确,“一带一路”战略从目标上而言有着良好的初衷,但仅有目标的完美规划并不可取,关键是如何促进战略目标实现,这就需要重视战略过程。

一带一路战略:过程比目标更重要?

凌胜利

近两三年来,“一带一路”无疑成为中国国关学界的主题词,有关带路的会议随处可见,甚至有时想参加一个不谈带路的会议都颇为困难。笔者尽管最初对带路研究没有多少兴趣,但在不得不参加几次带路主题会议的后,也对会上有关“一带一路”的一些争论有些思考,由于笔者对战略研究颇为关注,因而对于一带一路的定位之争较感兴趣,也促使我在过去一年半时间对“一带一路”到底是战略还是倡议进行一点研究。笔者的基本观点是:“一带一路”是当前中国的一项重要对外战略,正在不断由“倡议”落实为“战略”,涉及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大领域,极具经济、政治、地缘、文化等影响,如能顺利实施,对于中国战略能力的提升至关重要。不过“一带一路”的战略实施并非易事,其面临着大国权力博弈、地区局势动荡等诸多挑战,存在安全风险、政治风险、制度风险和经济风险四大风险,这也意味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很难一帆风顺。相对于战略目标而言,战略执行的过程同样重要甚至更为重要。中国需要注意到该战略过程的长期性、综合性、互动性、不确定性等属性。为此,中国需要加强战略克制、保持战略耐心,增强战略定力。基于战略过程的视角认真审视“一带一路”战略的发展,妥善处理好战略实施中战略目标、战略利益、战略资源和战略手段等战略要素的相互平衡,在战略执行的过程中不断进行优化调整。

对于一带一路战略而言,捧杀或贬低都不正确,一带一路战略从目标上而言有着良好的初衷,但仅有目标的完美规划并不可取,关键是如何促进战略目标实现,这就需要重视战略过程。历史上就战略目标而言,完美规划的战略几乎比比皆是,但大多失败的关键在于战略过程中出现问题,战略要素之间的平衡无法实现。对于一带一路战略而言,其战略目标不可能百分之百实现,战略执行中的完美主义并不可取,一带一路如能实现一半战略目标,实际上也是很大的成绩。对于一带一路的研究而言,宏大研究的价值越来越小,如何更加接地气地为解决战略执行中面临的具体问题而提供智力支持将会越来越需要。

一、一带一路:战略还是倡议?

20139-10月,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提出了“一带一路”。2013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指出:“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抓紧制定战略规划,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201411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上,“一带一路”规划、亚投行、丝路基金等成为重要议题。2014 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一带一路”与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列为中国优化经济发展格局的三大战略。不过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逐渐实施,外界对“一带一路”的质疑和指责也不断增多,认为这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是中国挑战美国的大战略,是中国构建国际新秩序的战略谋划。“一带一路”战略还被认为存在干涉别国内政之嫌,为了减少这些负面影响,中国政府开始有意淡化“一带一路”的战略属性,而是更多采用“倡议”或“构想”。对于“一带一路”的定位到底是倡议、构想还是战略,学术界尚存在分歧,不过更为主流的看法是认为一带一路既是倡议又是战略,只不过是内外有别而已。从国内角度来看,一带一路是中国推进经济发展战略,从国际层面而言是倡议,倡导其他国家加入我们,一起发展。通过检索中国知网有关“一带一路”研究的期刊论文(截止201719日),其中以战略为标题的有2617篇,以倡议为标题的有163篇,以构想为标题有105篇。这表明学界既有关于一带一路的研究更多将其作为一项战略进行研究。当然一些学者由于对一带一路认同程度不高,兴趣不强,对于一带一路并没有多少公开观点,因而他们对于一带一路的态度也就无从考据,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不过对于一带一路的定位到底是战略还是倡议的争论,或多或少还是受到国家政策的影响,对此进行深究也受到限制。对于一带一路而言,中国投入了大量战略资源,进行了国内外战略动员,中国为此付出了很多,不将其视为一项战略去认真对待说不过去。就一带一路的蓝图规划而言,其无疑也是一个好战略,但是知易行难,关键在于如何去实施。

二、一带一路:战略雏形渐显

从现实来看,“一带一路”正在作为一项战略进行实施。从中国投入的资金、进行的战略动员、积极争取国际支持与合作、推进国内外战略对接可以发现,中国对“一带一路”非常重视。“一带一路”正在不断充实战略要素,战略雏形初显。所谓战略,是利用国家资源维护和拓展国家利益的科学与艺术,“一带一路”战略是新时期我国利用不断增强的实力,谋求优化国际环境、维护和拓展的海外利益、提升国际影响力的重要举措。战略重在执行,存在战略目标、战略利益、战略资源、战略手段等诸多战略要素,需要将战略目标通过战略执行不断实现,这也使得战略过程尤为重要。战略过程是指为了实现战略目标而对各种人力、物力、智力资源进行优化备置、系统运筹的过程。战略过程突出表现为战略执行,需要协调集体行动,存在规划、领导、组织等多个环节,是一门团体艺术。正如美国学者威廉森·默里所言:“战略是一个过程,一种不断的调整,以便在一个偶然性、不确定性和含糊性占优的世界上适应变动总的条件与环境。”之所以要重视战略过程,是因为战略基本存在长期性、综合性、互动性和不确定性的战略过程属性。

对于“一带一路”而言,其同样谋划了各项战略要素。一是战略目标。“一带一路”的长期目标是助力实现两个“一百年”;中期目标是增强中国的战略能力,提升中国的国际影响,推动中国成为世界强国;近期目标则是营造有利的和平发展环境;二是战略利益。其一是国际影响力提升,中国目前的重大战略困境之一是国家实力未能转化为相应的国际影响力,战略能力不足是至关重要的原因,通过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国的战略能力将会有所加强;其二是产业结构升级,解决产能过剩、拓展产业辐射,打造周边经济共同体;其三是安全环境改善,推动地缘政治、经济和安全融合,打造军事合作支点,更好地保障海外利益;三是战略资源。“一带一路”是一项巨大的系统工程,所需战略资源颇多。目前来看,中国积极地推动自身的产能、资本等向“一带一路”倾斜,不仅创建了亚投行、丝路基金,还协调了国内各省市与“一带一路”进行对接,其战略资源投入之多不可忽视。不过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战略资源将难以仅仅依靠中国一己之力,还要积极争取国际资源支持,真正实现共商、共建、共享。四是战略手段。“一带一路”的战略手段具有多样性,涉及金融、政治、文化和经济等诸多手段。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政府高度重视“一带一路”。从“一带一路”战略提出至今,习近平和李克强等国家领导人已对“一带一路”沿线多个国家进行了访问,不断进行有关“一带一路”的政策沟通,积极争取国际理解与支持,并且还和一些国家就一带一路的“共商、共建、共享”达成了一系列重要共识,签署了一些合作协议。通过亚投行、丝路基金等双边或多边合作机制,一带一路已形成了一些具体可行的合作机制,具备了相对完整的战略要素。如能逐步取得成功,对于中国的权势转化、战略能力提升意义重大,不过最为关键地还是要注重战略过程运筹。战略重在执行,即便是再美好的战略蓝图,没有被执行也不过是纸上谈兵。战略执行也凸显了战略过程的重要性,需要注意战略过程中面临着诸多挑战,不断实现战略要素的动态平衡。基于战略过程来看待“一带一路”,在战略实施中必须重视该战略所面临的长期性、综合性、互动性和不确定性等属性,本文也将基于此对一带一路的战略过程属性进行深入分析。

三、一带一路:战略应对三大态度

对于“一带一路”的战略实施而言要切忌“战略冒进”,而是需要重视战略过程的艰难性、复杂性,循序渐进地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目标的不断实现。为此在战略应对上需要做好三点:

一是保持战略克制,切忌好大喜功而犯“战略冒进”错误。“一带一路”的战略规划涉及诸多地区、国家,覆盖政治、经济、社会等诸多领域,所需的人力、财力、物力等各种资源巨大,中国将很难凭借一己之力独自支持,因而必须要保持战略克制和坚持战略互惠,采取“以点带线”、“以线带面”的渐进思路。以重点工程建设助力战略支点打造,以战略支点夯实带动周边沿线发展,实现“一带一路”的网络聚合效应。

二是增强战略定力,在瞬息万变的战略环境中能够保证战略方向的坚定不移。“一带一路”的战略环境极为复杂,各国之间政治制度、宗教文化、法律规则等存在差异,并且面临着安全风险、政治风险、制度风险和经济风险四大风险,这就需要保持足够的战略定力,避免惊慌失措、因小失大和战略迷失。增强战略定力不仅需要在顶层设计上加强规划,还需对具体实施当中可能面临的诸多挑战未雨绸缪,做好预案。

三是维持战略耐心,舍弃战略完美主义。由于“一带一路”的战略目标具有长期性、综合性等特点,而战略实施过程中面临的困难与挑战又异常复杂,这就使得“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的磕磕碰碰在所难免,需要加强战略耐心的修炼,风物长宜放眼量,将“一带一路”放在中国的长远发展中去思考、运筹和执行。战略执行中的完美主义并不可取,对于一带一路同样也是如此,其战略目标不可能百分之百实现,如能实现一半实际上也是很大的成绩。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Gnzlx4VVTmEgOTWYh1tsg


性别:

职称:

学历:

研究方向:

工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