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自由思想>时评>在线阅读
关闭

一周岁的亚投行这一年来经历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09日 11:38  出处/来源:国际法促进中心(CIIL)

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导读

2017年1月16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以下简称“亚投行”)迎来一周岁生日。1月20日晚,中国北方传统的小年夜,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发表致辞,与海内外嘉宾共祝亚投行开业一周年。作为全球首个由中国倡议筹建的亚洲政府间区域多边开发机构,年轻的亚投行在首年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答卷。进入2017年,亚投行又将会有何作为?

2016年,亚投行砥砺前行,历经27个月800多天紧张筹建,从最初的质疑和观望,到后来的争相加入,57国代表齐聚北京,带着中国、亚洲和世界人民的梦想扬帆起航;2017年,亚投行的未来愿景将更加值得期待,成员将接近90个,将接受国际机构的评级,开始在资本市场发放债券,帮助目标国家实行环保目标,增设员工人数,动员更多的私人资本,批准更多的项目。成立一年以来,亚投行的影响力正在逐渐扩大。我们期待亚投行牢记宗旨,更加顺畅地发展,继续助力“一带一路”倡议推进,促成亚洲各国互联互通,推动亚洲经济的增长。

小贴士

2017年1月16日,正式开业一周年之际,亚投行发布了2017年战略议程,工作主要集中在可持续基础设施建设,跨境互联互通和私人资本调动三个重点:促进绿色基础设施建设,支持各国达到环境与发展目标;优先考虑跨境基础设施建设,从贯穿中亚的道路、铁路和港口、能源及电信,到东南亚、南亚、中东和其他地区沿线的海上路程;与其他多边发展银行,政府和私人资本家合作,制定促进私人资本的创新解决方案。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表示,亚投行的核心目标是通过投资联通人员、服务和市场的项目,促进亚洲的社会经济发展;亚投行在2017年拥有广泛的项目渠道,将优先考虑绿色基础设施投资、促进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清洁交通和解决全球变暖问题的其他项目。

一、亚投行的成立历程及发展现状

亚投行是为了应对亚洲的基础设施需求而建立的新的多边金融机构,总部设在北京,法定资本1000亿美元。亚投行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通过改善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领域建设,鼓励经济增长,促进就业从而减少贫困,促进亚太地区互联互通。

亚投行以“良好的治理”作为显著的标志,用“精益、清洁、绿色”的操作模式,将“开放、独立和责任感”作为核心原则,致力于公开透明披露信息,实行问责制,整个机构高效运作。
 
(一)亚投行的成立动因

1.推动亚洲经济发展。

亚投行主要是以新兴经济体为主导的、为亚洲国家和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服务的区域性开发银行。通过成立亚投行,将在更大范围以及更深层次的交流合作项目上同亚洲开发银行一起支持亚洲地区经济建设,为亚洲经济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服务和资金支持,从而推进亚洲地区工程和项目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

2.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量资金投入。

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回报周期长,风险大,融资难度较高,私营部门和企业并不愿意从事和投资基础设施项目和工程的建设工作。大部分基础设施项目工程均由政府部门牵头进行支持,并且需要金融机构等外部力量的参与共建。但目前的外部金融并不能提供充足的金融服务和支持,筹建亚投行能有效地弥补这一缺口。

3.亚投行为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相关产业走向国际提供了投融资渠道。

在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国拥有资金和技术的优势。中国外汇储备丰富,居民储蓄率较高,有大量的闲置资金来支援基础设施建设和进行大型跨国跨地区项目和工程的投资;中国的铁路建设、机场建设、公路建设以及航天工程等实力强,能够满足发展中国家对于机场、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需求。亚投行的建立可以将中国闲置资金和建设实力与需求国进行有效对接,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也为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开辟了道路。

在此情形下,亚投行的成立则为必然趋势。
 
(二)亚投行的筹建过程

2013年10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在雅加达同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洛举行会谈,习近平倡议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推动亚洲地区互联互通建设和经济一体化进程,向包括东盟国家在内的亚洲地区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亚投行将同域外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合作,相互补充,共同促进亚洲经济持续稳定发展。苏西洛对中方倡议筹建亚投行作出了积极回应。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访东南亚时,紧接着再向东南亚国家提出筹建亚投行的倡议。

2014年10月24日,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在内21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和授权代表在北京签约,共同决定成立亚投行。2015年4月15日,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确定为57个,其中域内国家37个、域外国家20个。2015年6月2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在北京举行,亚投行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财长或授权代表出席了签署仪式。

截至2015年12月25日,包括缅甸、新加坡、文莱、澳大利亚、中国、蒙古、奥地利、英国、新西兰、卢森堡、韩国、格鲁吉亚、荷兰、德国、挪威、巴基斯坦、约旦等在内的1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股份总和占比50.1%)已批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以下简称《协定》)并提交批准书,从而达到《协定》规定的生效条件,即至少有10个签署方批准且签署方初始认缴股本总额不少于总认缴股本的50%,亚投行正式成立。2016年1月16日至18日,亚投行开业仪式暨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在北京举行。

小贴士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规定的生效条件

第五十九条 生效
至少有十个签署方已交存批准书、接受书或核准书,且签署方在本协定附件一列出初始认缴股本的加总数额不少于认缴股本总额的百分之五十,本协定即告生效。

协定链接:http://www.fmprc.gov.cn/web/ziliao_674904/tytj_674911/tyfg_674913/t1341813.shtml

(三)亚投行的成员发展

2015年4月15日,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全部确定共有57个,其中域内国家37个、域外国家20个。亚投行的成立并非一帆风顺,第一次会议时亚投行只有15个创始成员国,转折点出现在2015年3月12日,英国申请加入成为首个申请加入的西方国家,随后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家也提出申请,到2015年3月底,首批57个创始成员国最终确定。目前亚投行的最大股东是中国,占股30.34%。印度和俄罗斯分列二、三位,占股8.52%和6.66%。同时,中国、印度和俄罗斯也是亚投行创始成员国中投票权最多三个国家,比重分别为26.06%、7.5%和5.92%。涵盖亚洲、欧洲、拉丁美洲、非洲和大洋洲五大洲,并且金砖五国全部在名单之中。

自2016年1月16日成立以来,正式申请加入亚投行的国家已经超过30家。虽然亚投行接收意向创始成员国已经截止,但今后仍会继续吸收新成员加入。各方在今后的章程谈判和磋商中,将就吸收新成员的程序和规则等作出安排。来自非洲、南美和欧洲共计25个国家,即将在2017年加入中国领导的亚投行。爱尔兰、加拿大、埃塞俄比亚和苏丹是已经知晓的预计今年加入亚投行的国家,其余的一部分国家将会在2017年6月的年会上进行介绍。这一方面是国际社会对亚投行理念的接受和认可,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对创新现有金融体系的预期。

小贴士

亚投行是一个包容的多边开发机构,欢迎所有有兴趣的国家加入。为确保各方在6月底前完成章程谈判并签署,各方商定将2015年3月31日作为接收新意向创始成员国申请的截止日期。有意作为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的国家须在2015年3月31日前提出申请,经现有成员同意后可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并参与亚投行章程谈判和筹建进程。不能作为创始成员国加入的国家以后仍可以作为普通成员加入亚投行。

(四)亚投行的治理结构

亚投行的治理结构分理事会、董事会、管理层三层。理事会是最高决策机构,由各创始成员国财长组成,理事会为最高决策机构,并根据《亚投行协定》授予董事会和管理层一定权力。每个成员在亚投行有正副理事各一名。董事会负责指导银行的总体业务,由12名董事组成,分别来自9个域内成员选区和3个域外成员选区。中国作为第一大股东国,拥有单独选区。例行董事会一年举行四次,会议流程严格透明,所有的话题讨论都经过管理层多轮磋商,最终提董事会进行决议。管理层由行长和5位副行长组成,负责亚投行日常运营的具体工作。
 
(五)亚投行的投票制度

亚投行的总投票权由股份投票权、基本投票权以及创始成员享有的创始成员投票权组成。每个成员的股份投票权等于其持有的亚投行股份数;基本投票权占总投票权12%,由全体成员(包括创始成员和今后加入的普通成员)平均分配,每个创始成员同时拥有600票创始成员投票权;基本投票权和创始成员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比重约为15%。理事会采用简单多数、特别多数和超级多数原则进行决策。简单多数指投票权的半数以上;特别多数指理事人数占理事总人数半数以上、且所代表投票权不低于成员总投票权一半的多数通过;超级多数指理事人数占理事总人数三分之二以上、且所代表投票权不低于成员总投票权四分之三的多数通过。除《协定》另有明确规定,理事会讨论的所有事项均应由所投投票权的简单多数决定通过。

小贴士

按照上述规则计算,中方认缴股本为297.804亿美元,占总认缴股本的30.34%,现阶段为亚投行第一大股东。中国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26.06%,也是现阶段投票权占比最高的国家。亚投行理事会的超级多数投票通过要求,关于另有规定事项的决定,必须由理事人数占理事总人数三分之二以上、且所代表投票权不低于成员总投票权四分之三的多数通过。因此,中国在这些事项上拥有实质上的否决权。

二、亚投行一周年大事记

(一)九大贷款项目

2016年,亚投行总共完成了9个投资项目,发放的贷款总额已达17.3亿美元。亚投行计划逐步加大运作规模,预计今后的5至6年时间内,每年贷款额可以达到100亿至150亿美元。

小贴士

1.孟加拉国的电力输送升级和扩容项目是亚投行的第一个独立融资的项目,针对孟加拉国电力系统问题和现状设计。项目的一部分是针对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变电系统进行改造,减少系统的配电损失,年节电量约为2190万千瓦时,相当于每年减少16400吨碳排放。2016年12月此项目已经进入采购招标阶段。项目还包括农村入户输变电系统的搭建。孟加拉国很多地区的农村还没有实现通电,有好多村子的主电网已经建好,而接到村民家中需要安装变压器。此项目正是解决“输电最后一公里”的变电问题,对无电地区实施通电,对当地人口脱贫致富的意义不言而喻。

2.亚投行第三批项目预计2017年10月动工。亚投行于12月9日宣布同意向阿曼提供两笔贷款,此系亚投行首次为港口及铁路领域项目提供贷款,更是其首次向阿拉伯半岛国家提供贷款。

(二)管理层全部到位,办公楼正在建设

2016年,管理层全部到位,行长、副行长全部到位,队伍从刚开始30多人扩展到现在的80人左右,分别来自24个国家。亚投行现在都在位于亚投行金融街9号的临时办公处进行办公,三到五年后,工作人员将搬到亚投行位于奥体中心的永久办公地点。

小贴士

金立群,现任亚投行行长,历任中国财政部副部长、亚洲开发银行第一副行长、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监事长、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要职,具有在政府部门、国际机构和私营部门丰富的领导和管理经验。2003年8月1日金立群出任亚行副行长,2016年1月16日出任亚投行行长,他在亚洲开发银行担任副行长5年,是迄今为止中国第一个以副部级高官的身份担任亚行副行长,也是亚行自成立以来首位中国籍的副行长。

亚投行五位副行长分别来自英国、韩国、印度、德国、印度尼西亚五个国家。其中,英国的丹尼·亚历山大爵士(Danny Alexander)任董事会秘书;来自韩国的洪起泽博士(Kyttack Hong)任首席风险官;印度的潘笛安博士(D. J. Pandian)任首席投资官;来自德国的冯阿姆斯贝格博士(Joachim von Amsberg)负责政策与策略;而首席行政官拉克齐博士(Luky Eko Wuryanto)则来自印尼。

三、亚投行助力“一带一路”倡议推进

“一带一路”由“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组成,贯穿亚欧非大陆,一头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一头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广大腹地国家经济发展潜力巨大。其中部分亚洲国家正是亚投行投资项目的东道国。同时,“一带一路”建设秉承“共商、共享、共建”原则,坚持开放合作、和谐包容、市场运作、互利共赢。这与亚投行的成立宗旨和目标具有内在一致性。在此背景下,亚投行的运作也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提供了重要助力。

(一)亚投行为“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

基础设施建设是“一带一路”的核心,通过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来逐步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是“一带一路”发展的目标。但“一带一路”建设存在着巨大的资金缺口。亚投行的建立吸引了全球资本流向亚洲,不仅填补了“一带一路”的资金需求,更通过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严格把控,提高了资金的利用效率。

小贴士

以亚投行资助的巴基斯坦高速公路为例,这一段公路建设就是“一带一路”中“中巴经济走廊”的工程项目之一。对巴基斯坦的投资,作为一带一路的一部分,使中国有机会进入瓜达尔港口,缩短了中国内地城市到阿拉伯海域的距离。

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大致可分为资金来源国和资金需求国,前者以中国为代表,希望通过对其他国家的投资扩大在这些国家的影响力,提高经济参与度,后者期待通过本国基础设施建设推动经济发展。亚投行促进资金来源国与需求国对接,推动储蓄向实体投资转化,结合丝路基金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构造了完整融资链。

小贴士

丝路基金是由中国外汇储备、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共同出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按照市场化、国际化、专业化原则设立的中长期开发投资基金,重点是在“一带一路”发展进程中寻找投资机会并提供相应的投融资服务。丝路基金成立的目的是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化解产能过剩和实现外储投资多元化。

丝路基金与亚投行之间不同在于,亚投行是政府间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在其框架下,各成员国都要出资,且以贷款业务为主。而丝路基金,由于其类似PE(private equity,私募基金)的属性,主要针对有资金且想投资的主体加入,且股权投资可能占更大比重。

(二)亚投行促进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互联互通

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改善为跨境经贸合作和市场交流打下了基础。区域间的经济、贸易、市场的合作交流也将受益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得以加强合作,实现优势互补,扩大和加强了彼此之间的市场联系。在构建沿线国家经贸合作的交通物流平台方面,亚投行提的金融支持促进了沿线国家地区之间能源、材料、技术、人才、资金的流通,带动信息、金融等领域的深度合作。同时,亚投行还推动要素和资源重新整合以提升各区域的竞争优势,并通过产业转移形成新的产业链,创造国际物流、产业加工、商贸服务等各种需求,形成“一带一路”的国际贸易产业链。
 
(三)亚投行有助于“一带一路”防范投资风险

“一带一路”沿线大多为发展中国家,投资风险较高。投资项目可能由于环境污染、劳工待遇、东道国政权更替和制度变化等因素受到影响。亚投行可以利用其风险识别和筛选机制来帮助参与“一带一路”项目投资的企业避免投资的政治风险、社会风险、安全风险,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

以环境风险防范为例,亚投行在2016年2月26日发布了正式的《环境与社会框架》(以下简称“《框架》”),这一文件为每一工程设置了强制性环境要求和环境标准,要求进行环境影响评价与管理,并规定了详细的强制实施程序。同时,《框架》还列出了一份排除清单,对清单中所涉活动及项目,亚投行将不予资助。由此,亚投行通过对投资项目的严格筛选和监控降低了项目所面临的潜在环境风险。

小贴士

《环境与社会框架》,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Framework,链接:https://www.aiib.org/en/policies-strategies/operational-policies/environmental-social-framework.html

反观亚投行2017年战略议程,不论是推动绿色跨境基础设施建设,还是促进私人与政府和其他机构合作,都与“一带一路”的发展目标相互契合。可以预见,2017年议程的贯彻实施仍将为“一带一路”倡议推进提供重要助力,进一步推动亚洲国家互联互通和经济一体化进程。

参考文献:

[1] 刘国斌. 论亚投行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金融支撑作用[J]. 东北亚论坛,2016,(02):58-66+128.
[2] 刘恩媛. “一带一路”建设中的环境保护法律制度构建[J]. 理论与现代化,2015,(06):108-112.
[3] 赵钊. 亚投行是“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支柱[J]. 国际融资,2015,(05):24-26.
[4] 刘翔峰. 亚投行与“一带一路”战略[J]. 中国金融,2015,(09):41-42.
[5] 黄君宝. 亚投行是实现“一带一路”宏伟战略的金融机制支撑[J]. 特区经济,2015,(12):18-20.
[6] 张梅. 亚投行决策机制的法律研究[D].内蒙古大学,2016.
[7] 观察者网亚投行专题,链接:http://www.guancha.cn/AIIB
[8] 维基百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ture Investment Bank”),https://en.wikipedia.org/wiki/Asian_Infratructure_Investment_Bank#Environmental_record
[9] 亚投行一周年成绩斐然,2017年01月14日人民日报海外版,人民网,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7-01/14/content_1743451.htm

北京伟文盛业文化发展有限公司(Wells公司)系由北京北大英华科技有限公司投资控股、林文平先生投资创办、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所属中国法制出版社入股共同建立的现代化股份制企业。公司首创的“Wells--法学平台” (China Legal Academics Portal), 系统整理和展示中国法学学术成果,将通过一系列的“Wells特色服务” 帮助中国法学学术成果走向世界,提升中国法学在世界法学界的地位和影响力。

法国绘画:共和到来 作者:Janet Lange
如果法律是非正义的,它就不能存在。
——奥古斯丁(古罗马) 《论自由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