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自由思想>时评>在线阅读
关闭

从G20最新公告看全球化进程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25日 03:36  出处/来源:

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导读

一、贸易全球化中保护主义抬头 二、金融全球化的深化 三、结语

专题二

一、贸易全球化中保护主义抬头

3月17日至18日,德国巴登-巴登举办了为期两天的G20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G20的金融领导人们由于受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压力,打破了拒绝一切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的承诺,会议后发表的正式声明中只是提到“我们正在努力加强贸易对我们经济的贡献,我们在追求经济增长的过程中,将努力减少过度的全球失衡,促进更大的包容性和公平性,降低经济发展的不平等。”,最新的公告删除了原先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内容,而多年来G20峰会公告中都载有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内容。


2012年墨西哥洛斯卡沃斯G20领导人峰会公告第26段强调了“我们坚定致力于开放贸易和投资,扩大市场和抵制一切形式的保护主义,这是全球经济持续复苏、就业和发展的必要条件。”2013年俄罗斯圣彼得堡G20领导人峰会公告第17段声明“我们将抵制一切形式的保护主义,保持我们的市场开放。”2014年澳大利亚布里斯班G20领导人峰会公告第8段再次重申,“我们重申长期以来抵制保护主义的承诺。”2015年土耳其安塔利亚G20领导人峰会公告第11段强调“我们进一步重申我们对保护主义措施的长期承诺,并通过监测该进展以保持警惕。” 2016年中国杭州举办了G20领导人峰会,在会议结束后的发表的公告中同样有关于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承诺:“我们重申反对任何形式的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我们将减少及不采取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承诺延长至2018年底,并重申实现这一承诺的决心,支持世贸组织、联合国贸发会议和经合组织予以监督。”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世界主要经济体的领导人都加倍努力实现自由贸易,力求防止全球金融危机衰退成为全球经济萧条。自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第一次G20领导人会议以来,集团一直反对保护主义,至少从其峰会公告所宣扬的精神上看是如此。尽管这8年多来,仍然有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但20国集团在很大程度上成功地阻止了主要的贸易壁垒。尽管如此,从下图中可以看出,自2008年11月至2016年9月,美国在G20集团国家采取歧视性贸易保护措施的数量方面,远远超过其它国家。此次放弃打击贸易保护主义的承诺,反映了自金融危机以来,关于全球经济关键原则的一个严重分歧。


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的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言论,特别是其中针对中国和墨西哥的攻击,帮助他赢得了关键的“锈带”(“rust belt”)州的选票,这些州由于自动化和国际贸易的发展失去了大量的制造业工作岗位。3月17日,特朗普表示,他想要“公平和互惠”的贸易政策,以降低美国贸易赤字,他认为数百万辛勤工作的美国公民被国际商业抛弃了。1月份,特朗普甚至威胁要向在墨西哥建厂的宝马公司征收35%的进口关税。


此次G20公告,是特朗普政府对自由贸易采取的第二个主要倒退步骤。1月份,这位美国新总统决定退出TPP。这个公告将给予特朗普在贸易政策上更多的空间,以“美国第一”为名,对中国、墨西哥和德国等贸易伙伴征收关税。

二、金融全球化的深化
相比于删除了“反对一切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此次G20公告中对《巴塞尔协议III》的关注似乎并没有那么的引人注目:“我们确认我们支持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BCBS)的工作,以最终确定《巴塞尔协议III》的框架,而不会进一步显著提高整个银行部门的总体资本要求,同时促进公平竞争。”


小贴士
《巴塞尔协议III》是由国际清算银行于2010年12月制定,世界各主要经济体的中央银行(即巴塞尔银行监管理事会)参与制定并同意实施的全球金融监管标准,2011年6月进行了修改。作为《巴塞尔协议》的第三版,协议着眼于通过设定资本充足率、压力测试、市场流动性风险考量等方面的标准,从而应对在2008年前后的次贷危机中显现出来的金融体系的监管不足。


1月31日,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席Patrick McHenry在一封给美联储主席耶伦的公开信中针对《巴塞尔协议》开枪了,她认为“《巴塞尔协议》等协议是由美联储协商并同意的,美国公众很少注意到这些协议,这是一个不透明的决策过程的结果。国际标准随后被转变为国内法规,迫使各种规模的美国公司大幅提高资本要求,导致美国经济增长放缓。所有监管机构都有责任支持美国经济,审查那些杀害美国就业的国际协议。因此,联邦储备委员会必须停止所有试图约束美国企业负担的谈判,直到总统特朗普有机会提名和任命优先考虑美国最佳利益的官员。”虽然这只是一封不具备任何约束力的公开信,但这似乎表明美国国内吹响了放松金融监管的号角。


根据经合组织(OECD)2011年发布的一份研究表明,实施《巴塞尔协议III》将对世界经济增长产生−0.05%至−0.15%的影响,因为银行体系融资成本的提高使其将这个成本部分地转嫁至实体经济部门,贷款人可能因此需要多支付15至50个基点的息差。但这是基于贷币政策不变的前提之下的,真正的影响可能会由于相关环境与政策的变化而有所不同。


此次G20公告中承诺最终敲定新的银行监管法规框架,让那些担心美国新政府将退出《巴塞尔协议III》的人暂时松了一口气。但是G20公告中对《巴塞尔协议III》的关注,仍然不能打消人们对金融监管倒退的忧虑,金融监管不力正是九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一个关键因素。而且美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曾痛斥奥巴马签署的《多德·弗兰克法案》。2月3日,特朗普下令对2008年金融危机后颁布的主要银行业规定进行重新检讨,打响了为华尔街卸下其在金融危机后被迫戴上的枷锁的第一枪,而且上周特朗普更是要求美国财政部提交一份关于修改《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可能性的报告,这似乎暗示特朗普政府要真正为银行业松绑了。


小贴士
《多德•弗兰克法案》,全称《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
2010年7月21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签署了该法案,作为对2007-2008年金融危机的反应。它被认为是20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改革力度最大、影响最深远的金融监管改革。该法案旨在通过改善金融体系问责制和透明度,促进美国金融稳定,解决“大而不倒”的问题,保护纳税人利益和消费者的利益。


厚达数千页的《多德•弗兰克法案》旨在给予金融机构更加严格的监管以更好地保护消费者利益。但是该法案实施6年来并未显现出明显的益处,银行业的集中度甚至高于金融危机爆发前,小银行消失的速度是金融危机期间的两倍。法案过度监管的成本以及随之带来的副作用非常明显。因为《多德•弗兰克法案》的监管负担必须要有人来承担,无论是金融机构及其员工、股东,还是消费者通过承担更高的价格和更少的信贷来分担该成本。不幸的是,上述所有人都受到了该法案的影响。根据非盈利智库美国行动论坛(America Action Forum)的统计,《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实施已经带来了360亿美元的直接成本和7300万小时的监管文件处理时间,平均浪费了每位美国居民114美元和15分钟。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金融监管问题,一方面痛斥华尔街精英以争取普通民众的支持,另一方面又声称要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认为其对银行业施加的过度监管阻碍了美国经济的复苏。但是在真正当选之后,特朗普政府面对《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存废问题时,一直未给出明确的答复。这主要是因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废问题,而是既要保留该法案的成果,即保留法案中明显对普通民众有利的条款,比如降低商户刷卡的银行费率、增强对金融产品零售客户知情权的保护,建立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来更好地监管消费金融产品和服务等,同时要减轻冗杂的金融监管对整个经济发展带来的巨大成本,为美国银行业乃至实体经济的发展卸掉不必要的枷锁,让更多中小企业能够获得更多的金融支持和更廉价的金融服务,从而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


《多德·弗兰克法案》的修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最终走向究竟如何以及其对国际金融监管的标准会产生何种影响,值得我们期待。

三、结语
法国学者迪梅尼尔和列维概括了全球化的四项基本内容,即自由贸易的发展、资本在国际间的自由流动、金融机构和金融机制的全球化,以及外汇交易的增长。笔者认为,这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最后公告中,在美国政府的压力下删除了关于“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承诺,将之称为“贸易自由主义”的倒退并不过分。但是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公告中对最终确定《巴塞尔协议III》框架的承诺。鉴于《巴塞尔协议III》在全球金融危机中的作用饱受批评,且在美国国内修改《多德·弗兰克法案》、放松金融监管势在必行的形势下,《巴塞尔协议III》究竟只是一个花瓶,还是能够撑起防止金融监管倒退的大旗?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势必会对中国的进出口实体经济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是在当今金融全球化的情况下,全世界的金融互通已没有回头路可走,风险共担意义上的全球化已经相当深化了,我们更要注意国际金融监管标准的变化,警惕金融上的操纵和反操纵。

参考文献
1. Macroeconomic Impact of Basel III, OECD Economics Department Working Papers, No. 844, OECD Publishing, Paris.
2. Oh, The Places You’ll Go: Dodd-Frank Edition, Meghan Milloy, July 21, 2016, American Action Forum.
3. Gérard Duménil and Dominique Lévy, The Crisis of Neo-liberalism, Ha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4. McHenry letter to Yellen
https://ftalphaville-cdn.ft.com/wp-content/uploads/2017/02/02104940/McHenry-letter-to-Yellen.pdf
5. February 03, 2017, Presidential Executive Order on Core Principles for Regulating the United States Financial System
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7/02/03/presidential-executive-order-core-principles-regulating-united-states
6. 贾根良:《新李斯特主义:替代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新学说》,《学习与探索》,2012年第3期。
7. 孟捷:《新自由主义积累体制的矛盾与2008年经济-金融危机》,《学术月刊》,2012年9月。

北京伟文盛业文化发展有限公司(Wells公司)系由北京北大英华科技有限公司投资控股、林文平先生投资创办、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所属中国法制出版社入股共同建立的现代化股份制企业。公司首创的“Wells--法学平台” (China Legal Academics Portal), 系统整理和展示中国法学学术成果,将通过一系列的“Wells特色服务” 帮助中国法学学术成果走向世界,提升中国法学在世界法学界的地位和影响力。

法国绘画:共和到来 作者:Janet Lange
如果法律是非正义的,它就不能存在。
——奥古斯丁(古罗马) 《论自由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