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学术研究>前沿综述>摘要>在线阅读
关闭

亲,你订的国际法简讯到了(4.27-5.3)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4日 05:21  出处/来源:

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导读

1.我国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取得进展 2.联合国安理会在纽约举行朝鲜半岛核问题部长级公开会议 3.第71届联合国大会一致通过决议呼吁各国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4.纪念中国履行《禁止化学武器公约》20周年 5.土耳其入盟谈判仍在继续,尚无突破性进展 6.入会65年终决裂,委内瑞拉启动脱离美洲国家组织程序

01我国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取得进展

4月27日中央反腐败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发布了关于部分外逃人员藏匿线索的公告,表明了全神贯注,全力以赴,尽一切努力把外逃腐败分子追回并绳之以法的决心。


国际追逃追赃工作是我国反腐败斗争工作的重要一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指挥下,在外交部和各国驻外使领馆的全力配合下,中央追逃办加强统筹协调,各地区各部门积极行动,密切协作,追逃追赃工作取得重要阶段性胜利。截至2017年3月31日,通过“天网行动”先后从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2873人,其中国家工作人员476人,“百名红通人员”40人(截至4月底),追回赃款89.9亿元人民币。目前,我国已与59个国家缔结了刑事司法协助条约,与48个国家缔结了引渡条约,基本建成覆盖全球各大洲主要国家的追逃追赃网络。与此同时,依托中国与美国执法合作联合联络小组,中国与加拿大司法执法合作磋商等渠道,中国与反腐败追逃追赃重点国家建立了长效性的沟通与合作机制。除此之外,在国际反腐败峰会、联合国等机制框架下,我们积极参与并引导国际规则制定,进一步凝聚了国际社会打击腐败犯罪的共识,强化了各国开展合作的意愿。例如,中国积极参与了《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公约》)的谈判、履约和相关工作。《公约》首次在国际层面建立了反腐败预防机制、刑事定罪与执法机制、国际司法合作和执法合作机制、资产追回与返还机制等,为中国开展追逃追赃奠定了多边法律基础。


小贴士
“天网行动”是2015年4月正式启动的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部署开展的针对外逃腐败分子的重要行动,综合运用警务、检务、外交、金融等手段,集中时间、集中力量“抓捕一批腐败分子,清理一批违规证照,打击一批地下钱庄,追缴一批涉案资产,劝返一批外逃人员”。

02联合国安理会在纽约举行朝鲜半岛核问题部长级公开会议

随着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升级,4月28日,联合国安理会在纽约召开了朝鲜半岛核问题部长级公开会。中国外交部王毅部长出席了该会,并做重要发言。王毅指出,希望各方能就更加严格和完整执行安理会涉朝决议,更加加大劝和促谈力度,使半岛核问题重回谈判解决轨道形成共识,并提出了两个基本方向:第一是坚持无核化的既定目标;第二是坚持对话谈判的解决道路。当务之急是尽快使半岛局势降温,各方面应全面理解和完整执行安理会涉朝决议,恢复六方会谈,坚持用对话解决半岛核问题。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在会上作了重要发言,他表示,1993年联合国安理会就通过决议,要求朝鲜不要退出《核不扩散条约》,24年后尽管我们不断努力,但形势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正在快速恶化,仅2016年,朝鲜就进行了2次核试验并运用弹道技术进行了30多次发射活动,安理会不得不通过了2个制裁决议并且11次召开紧急会议进行磋商。朝鲜这些核试验和发射活动明显违反了联合国有关决议,严重威胁了国际地区和平与安全,他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古特雷斯说他不希望看到该地区军事对峙不断升级,希望国际社会团结一致以和平方式解决问题。


小贴士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又称“防止核扩散条约”或“核不扩散条约”。于1968年7月1日分别在华盛顿、莫斯科、伦敦开放签字,当时有59个国家签约加入。该条约的宗旨是防止核扩散,推动核裁军和促进和平利用核能的国际合作。该条约1970年3月正式生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于1985年12月12日正式加入,于1993年3月12日宣布退出意向,但后又撤回。于2003年1月10日宣布退出意向,于2003年4月10日正式退出。

03第71届联合国大会一致通过决议呼吁各国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第71届联合国大会4月27日协商一致通过关于纪念“世界创新日”的第284号决议,确认创新对于每个国家发挥经济潜力至关重要,呼吁各国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认为这将为各国实现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凝聚新动力,为包括妇女和青年在内的所有人创造新机遇。


联大决议通过后,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大使向媒体表示,中国政府深入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将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核心位置,持续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积极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第71届联大一致通过第284号决议,确认创新对推动各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呼吁各国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表明,中国的理念为国际社会实现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贡献了解决方案,得到国际社会普遍赞同。中方将同广大会员国共同努力,落实联大相关决议,以创新创业促进发展进步,全面推进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共创人类更加美好的未来。


小贴士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李克强在公开场合发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最早是在2014年9月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当时他提出,要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浪潮,形成“万众创新”“人人创新”的新势态。此后,他在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国务院常务会议和各种场合中频频阐释这一关键词。每到一地考察,他几乎都要与当地年轻的“创客”会面。他希望激发民族的创业精神和创新基因。


2015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又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府工作报告中如此表述: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既可以扩大就业、增加居民收入,又有利于促进社会纵向流动和公平正义。在论及创业创新文化时,强调“让人们在创造财富的过程中,更好地实现精神追求和自身价值”。

04纪念中国履行《禁止化学武器公约》20周年

2017年是《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下称《公约》)生效20周年,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成立20周年,也是中国履行公约20周年。《公约》于1997年4月29日生效,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全面禁止、彻底销毁一整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规定了严格核查制度的国际法律文书。作为公约履约机构,禁止化学武器组织20年来凭借在禁止和销毁化学武器方面的卓越贡献,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认可。


中国是《公约》的原始缔约国和禁止化学武器组织重要成员,一贯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包括化学武器在内的所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20年来,中国切实履行《公约》义务,积极参与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各项工作。


中国是《公约》义务的切实履行者。中国根据《公约》要求和国情需要,建立了国家履行《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办公室,设立了地方履约主管部门,形成了覆盖全国、管理有效的履约体系,制定并不断完善履约立法。20年来,中国作为《公约》宣布和接受视察设施最多的国家,按时向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准确提交各类宣布,接受450余次各类现场视察,严格履行防扩散义务,为实现《公约》的宗旨和目标作出了重要贡献。

05土耳其入盟谈判仍在继续,尚无突破性进展

当地时间4月28日,欧盟成员国在马耳他首都瓦莱塔召开外交部长非正式会议,讨论欧盟与土耳其的关系。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表示,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谈判仍在继续,但目前尚无突破性进展。莫盖里尼说,加入欧盟的谈判标准非常清楚,土耳其对此应该非常了解,特别是在人权、媒体自由和尊重国际法等方面的标准。


谈判无突破性进展的直接原因主要在于欧盟成员国对土耳其入盟一事意见不一,给谈判造成了很大阻碍。以奥地利为首的反对阵营呼吁欧盟立即结束与土耳其的入盟谈判,理由是土耳其在人权事务上污点太多(如恢复死刑),违反了欧盟的基本价值观,践踏欧盟民主和法制程序。法国外交部长让-马克•艾罗警告说,一旦土耳其恢复死刑,法国将坚决反对土耳其加入欧盟。德国则力主欧盟不要“抛弃”土耳其,因为这一横跨欧亚的国家对欧盟利益攸关。


谈判无突破性进展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在土耳其自身。去年七月的军事政变失败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对政府进行大清洗,范围由一开始的葛兰主义者扩大到一切反对势力和异见分子,因此被怀疑是借机铲除异己,扩张权力;国内局势的变化,导致了以反库尔德运动为目的的对叙利亚的入侵;今年4月16日,土耳其举行修宪公投,4月27日,这个涉及18项内容的宪法修正案以2.72%的微弱优势通过,意味着土耳其将在2019年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后正式由议会制改为总统制,总理职位将被废除,总统将同时担任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总统有权发布具有法律效力的总统令,并且这一权力永远不受监察。这样一来,权力制衡名存实亡。埃尔多安还曾表示,会在修宪公投后,就恢复死刑、土耳其是否继续寻求加入欧盟等议题再次举行全民公投。


土耳其1987年申请加入欧盟,1999年获得候选国资格,2005年启动入盟谈判,如今已是三十年过去。其实不仅是欧盟成员国对土耳其入盟意见不一,土耳其国内的争论也愈加激烈,土盟关系的未来并不十分明朗。不过,莫盖里尼也表示,土盟关系已经超越入盟谈判,涵盖了反恐合作和叙利亚危机等不同领域。


小贴士
哥本哈根标准(Copenhagen Criterion)
1993年6月,欧盟哥本哈根首脑会议明确规定了入盟候选国必须达到的三大标准,被称为“哥本哈根标准”,主要内容有:第一,以民主及法制国家为保证的制度上的稳定,保护人权,尊重和保护少数民族;第二,有效运行的市场经济,并能够承受欧盟内部的竞争压力;第三,必须在入盟前接受欧盟的法律成果,包括《欧洲联盟条约》关于政治联盟和经济货币联盟的规定。

06入会65年终决裂,委内瑞拉启动脱离美洲国家组织程序

当地时间4月27日,在国内政治危机持续、国际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委内瑞拉外长罗德里格斯在首都加拉加斯发表讲话,称委内瑞拉已正式启动为期两年的退出美洲国家组织的程序。罗德里格斯表示,美洲国家组织和拉美的保守派地方政府试图颠覆总统马杜罗的统治,委内瑞拉将通过退出该组织表明拒绝外国势力干涉、维护国家尊严的决心。此前,委内瑞拉拥有该组织成员国身份已达65年之久。


国内方面,由于经济长期简单依靠石油出口,基本生活物资大部分靠进口,单一的产业结构模式在日益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中下败下阵来,随之而来的是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率以及巨大的贫富差距。始终没有行之有效的经济政策的出台来改变深陷经济危机的现状,导致针对总统的反对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从4月开始,反政府抗议活动几乎成日上演,抗议者要求提前举行大选,国内态势相当紧张,据半岛电视台报道4月迄今已有28人死于政治动荡。


除了国内政局震荡,委内瑞拉还面临着严峻的国际形势。新华社此前的一篇文章分析说,从2015年年底开始,随着拉美地区政治钟摆出现“由左向右”的回调,委内瑞拉在拉美地区的政治盟友明显减少,曾经反对“外来势力干涉委内瑞拉内政”的巴西、阿根廷、秘鲁等国纷纷转向,成为向马杜罗政府施压的“生力军”。


而且,从去年起,马杜罗与美洲国家组织的关系就不断恶化。去年6月1日,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阿尔马格罗不顾外交礼仪致信马杜罗称他是个“无足轻重的独裁者”, 马杜罗则指责他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特工。阿尔马格罗还多次要求委内瑞拉立即举行总统选举,并以委民主和宪法遭到破坏为由,要求对委启用《美洲民主宪章》以实施制裁甚至取消其成员国资格,但这一要求未得到该组织多数成员国的支持。


4月26日,美洲国家组织召开特别会议讨论委内瑞拉问题,并决定于近日举行外长级会议,进一步讨论委局势并研究对委采取共同措施。这是美洲国家组织近一个月内第4次在未取得委政府同意的情况下举行专门讨论委内瑞拉问题的会议。


美洲国家组织的一系列行为彻底激怒了委当局,在国内政治危机持续、国际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委内瑞拉终于彻底与美洲国家组织决裂了。


小贴士
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简称OAS)

美洲国家组织是美洲地区的区域性政治组织,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1890年4月14日,美国与拉美17个国家在华盛顿举行第一次美洲会议,建立美洲共和国国际联盟及其常设机构美洲共和国商务局。1948年举行的第九次美洲会议通过了《美洲国家组织宪章》,联盟遂改称为美洲国家组织。目前该组织有34个成员国和70个常任观察员。中国于2004年5月成为该组织常任观察员。


美洲国家组织最高权力机构为大会,每年召开一次年会。经三分之二成员国同意,可召开特别大会。大会直属机构为常设理事会和美洲一体化发展理事会。秘书处为常设机构,现任秘书长是乌拉圭前外交部长路易斯•阿尔马格罗。

性别:

职称:

学历:

研究方向:

工作单位:国际法促进中心(CI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