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前首相布朗:全球化自身有弊端

发布日期:2016-09-02 作者:英国华裔自由撰稿人 崔莹   出处/来源:不详      阅读量:250
链接地址:http://wells.org.cn/News/showdetail2294

字体大小:

这是笔者第三次见到戈登•布朗。第一次是在2005年,戈登•布朗担任英国财政大臣时,陪同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到爱丁堡龙比亚大学,与该校新闻专业的同学交流,那时候他意气风发,已被预测为“英国未来的首相”;第二次是在2011年,戈登•布朗返回母校爱丁堡大学做关于经济和就业的讲座,当时他辞去工党领袖不到1年,看上去一副倦态;这一次,2016年8月29日,在英国脱欧后的2个月,戈登•布朗出现在爱丁堡国际图书节,做了题为《苏格兰、英国和欧洲》的讲座,分享他在欧盟公投前的著作《英国:带领,而不是离开》,并阐述了对全球化、脱欧后的英国如何发展的观点等。观众座无虚席,与图书节期间其它公共讲座相比,很多记者(包括从伦敦赶来的记者)聆听了戈登•布朗的讲座,并竞相提问,使得这场公开讲座更像是前首相的新闻发布会。

和爱丁堡国际图书节同时举行的是爱丁堡艺术节,戈登•布朗回忆他曾在苏格兰电视台工作过2年,并负责爱丁堡艺术节的报道。当年,他在爱丁堡艺术节结识了作家安东尼•伯吉斯(Anthony Burgess)。戈登•布朗对安东尼•伯吉斯创作的《发条橘子》很感兴趣,并很好奇他如何写出这本结尾很令人沮丧的书。安东尼•伯吉斯向戈登•布朗解释,他把这本书的版权卖给了美国的出版商,但是出版商不喜欢第21章,也就是最后一章,所以只买了前20章节的版权,也就是大多数人看到的那个版本的故事。结果,前20章的内容实际上都是安东尼•伯吉斯不喜欢的内容:一个年轻人被卷入暴力、他感到凄凉,绝望,书中没有一点乐观,但是第21章是关于赎罪的,年轻人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开始新的生活,坏事最终变成了好事。戈登•布朗很委婉地用这个故事来比喻英国目前的处境,“过去几个月,英国发生了很糟糕的事情,特别是脱欧,但是我今天在想的是:如何变坏事为好事?”

在英国公投前,戈登•布朗曾数次呼吁民众投“留欧票”,他是坚定的留欧派。他在新书《英国:带领,而不是离开》中阐述了留在欧盟可以让英国更繁荣、安全、有保障。他希望英国能够成为欧盟的“领头羊”,而不是离开欧盟。

戈登•布朗在讲座中指出:公投结果显示出英国公众对现有政府、现有观念的反叛情绪,他们所反对的不仅仅是政治精英,而且包括商业精英、文化精英和金融精英。所以,保守党的英国首相卡梅伦辞职,三个反对派政党竞相在换新的领导人。甚至英格兰的民意调查表示,45%的英格兰人愿意投票给支持英格兰独立的、并不存在的“英国国家党”。这些都意味着英国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直到目前,英国的局势依然不明朗。戈登•布朗表示,保守党的做法早就可以预料:尽管领导者们失败,但是他们依然获得奖励,这如同18世纪,诺斯勋爵(Lord North)丢失了美国,但他依然获得女王颁发的荣誉奖励。戈登•布朗讲了一个笑话:那天,唐宁街10号唯一没有从戴维•卡梅伦那里获得奖励的是一只虎斑猫。他继续调侃,英国所有的奥运冠军都该被册封为爵士,但是他们发现这些爵士名额都已经被那些失职的内阁部长们占用了——也正是同一批政客不解公众为何对他们充满了不满。

戈登•布朗继续强调,英国脱欧的结果所反映的不仅仅是英国自身的问题,也是欧洲的问题,甚至是全球的问题。他指出,反全球化的抗议到处都是。如果你今天去奥地利,你会发现当地正举办总统选举,两个从1945年就主导奥地利政治的两大党派只获得20%的选票,78%的选票支持独立党或其他反对中央的党派。如果你去爱尔兰,你会发现在几个月前的选举中,两个从1920年就主导爱尔兰政治的党派爱尔兰共和党(Fianna Fail)和爱尔兰统一党(Fine Gael)获得投票的总和低于50%。如果你去西班牙,从上世界70年代主导政治至今的两大政党也只获得50%的投票。匈牙利呢,也正准备公投,之前他们迫不及待的要加入欧盟,现在他们反对的是欧盟的核心原则,他们希望停止人口的自由流动。如果你去荷兰,民意领先的荷兰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s) 和右翼的自由党(Liberal Party),都是反欧盟、反穆斯林、反移民的。德国呢,“德国新选择党”正在逐渐得势,而他们是支持民众拥有枪支的。如果你去法国,会发现在最近的民意调查中,只有38%的民众对法国是欧盟的成员国感到满意。意大利的局势更令人难过,意大利左派政治组织领导人毕普•格里罗(Beppe Grillo),他也是五星运动的领导人,他发起反对腐败的运动,但他本人就逃税。几周后意大利将举办公投,如果意大利政府失利的话,毕普•格里罗很有可能成为这个国家权力的中心人物。

很多人抱怨、不满意全球化,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戈登•布朗总结:是全球化本身的问题——货物和服务来源于全球,而非来源于本国。全球的资本流动为商家和具备某种才能的个体提供了丰富的机会,但是却导致那些失业者的不安,那些失业者、被淘汰者看不到自己的位置,他们更为孩子们的将来感到担忧。有成百万的胜利者,就意味着会有成百万的失败者!

做为经济学专家,戈登•布朗是经济全球化的推崇者,但他毫不讳言全球化的弊端。他指出全球化促使人们合作,因为人们无法独自应对全球的金融风暴和环境变化,但是全球化也促使人们自然而然产生这样的反应——归属感。因此,一方面,各国需要发展经济,关注环保,保持金融稳定,另一方面,遍布欧洲的所有运动都在喊这样的口号,包括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喊出的口号是“重新夺回控制权”。因此,戈登•布朗指出,“在这个复杂变化的世界里,人们没有安全感,寻求庇护、保护,我们不得不寻求这样的方式——既能让个体受到尊重,国家拥有更多主权,又能同时可以继续合作。也就是说,现代世界的最大的挑战是我们既要有相互的合作,同时又要保持各自的身份(identity)”。

戈登•布朗认为在当今社会,人们对身份的认同决定了他会将选票投给谁,而此之前,可能是人们所在的阶级、他们各自的宗教信仰影响他们投票。戈登•布朗继而解释了“身份政治” (identity politics)的含义。身份政治并非人们以自己的与众不同为骄傲,把自己和别人分开,如果事情变得糟糕,他们会埋怨那些外来人,而是相信比自己更重要的别的什么东西,人们试图通过成为一个更强大的共同体的一份子,去寻找生命中更多的意义。寻找身份的过程,也是创建道德共同体(moral community)的过程。戈登•布朗指出,无论英国,还是欧洲其他国家,所面临的挑战显而易见:如何尊重人们的身份?一些问题需要合作时,怎么处理?如何让人们达成在宪法制度上的共识?

英国脱欧的结果,给了人们进行新的决定、新的选择的机会,但人们需要用新的思维方式处理问题,而不是陈旧的观念。戈登•布朗呼吁,“我们是离开欧盟,但非离开所有的合作。我们都要勇敢地说,在反恐问题上,在环境保护问题上,我们是有必要和欧盟继续合作的。”他又以苏格兰为例,建议如此构建苏格兰和英国之间的关系:需要更多联邦式的安排(federal arrangement),需要制定一些“家规”(home rule),而不是一方将权力移交给另一方,或者独立。

在讲座的提问环节,有中国记者提问戈登•布朗对9月4日即将在中国杭州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十一次峰会的希冀,戈登•布朗表示他会去参会。戈登•布朗认为全球经济发展太慢,令人忧心忡忡,而这个会议的召开就是希望各国能够互相合作,促进全球经济的发展。目前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为6.5%,欧洲经济几乎不增长,自从经济衰退后,美国经济也增长缓慢。假使要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让经济更繁荣,就需要各国彼此的合作。在经济衰退前,国际贸易量的增长为8%,如今,国际贸易量的增长仅为2-3%,处于过去40、50年最低水平。戈登•布朗建议应该加速国际贸易交易,并有必要签订“国际贸易协约”,比如,促使美国、中国、欧洲国家和印度等国家都被纳入这个条约,只有这样才能推动全球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G20峰会的召开是否意味着中国在经济全球化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戈登•布朗对此避而不答,他开玩笑,“全球化是否需要一个领导者?那他一定是具体的人,比如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 ,他大概最能够号召大家努力工作。如果能有这样一个具体的人去领导全球合作的话,我想人们一定会鼓起劲头儿工作。”

联系我们

    Wells北京(总部)

    电 话: 010--88578296/97
    传 真: 010--88578296-312
    邮 箱: editor@wells.org.cn
    地 址: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27号中关村大厦9层
    邮 编: 100080

    Wells上海(办事处)

    邮 箱: editor@wells.org.cn
    地 址: 上海市静安区胶州路58号胶州大楼12层1205-1210室
    邮 编: 200040